别让损毁名胜古迹入刑
发布时间: 2016-08-02 16:01   已有 人次浏览   
 多年来,对名胜古迹的保护从中央到地方,可谓是不遗余力。为依法惩治文物犯罪,保护文物,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30日发布《关于办理妨害文物管理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,该司法解释自2016年1月1日起施行。(12月31日《法制日报》)
 
  名胜古迹是历史和文明的载体,是老祖先留给我们的共同财富,是无法再生的宝贵资源。保护好历史文物,是各级政府部门应尽的责任。据报道称,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30日发布《关于办理妨害文物管理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,2016年起对严重损毁名胜古迹者将被处刑罚。此举无疑让文物保护迎来了春天,但笔者以为,要让“损毁名胜古迹入刑”不是看起来很美,还任重而道远。
 
 
对《文物保护法》的完善、修订也是与时俱进。按理说,《文物保护法》足以对违法者具威慑力,能起到了震慑的作用。然事实证明,一些地方在“开发”声中大肆破坏传统建筑和文物古迹,甚至一些破坏可以说是肆无忌惮的。虽然专家学者为此奔走呼号,往往还是无法阻挡推土机“昂首阔步”地前进。如:因挖300万吨煤拆古村的山西泽州、因古城重建“拆真仿古”的山东聊城、因新型社区建设拆古建筑群的河南新郑、以“保护改造”为名拆古民居陕西韩城、因国道扩建拆古城墙的云南大理等等如是,在唯GDP思维作祟下,以保护的名义开发,以开发的名义修葺,却在修葺中破坏。
 
  还记得颇为经典,曾经广为流传的雷人“官语”。什么“古村拆了有什么了不起?”“这些破罐烂铁算什么文物?即使是文物,文物又值多少钱一斤?”“这么破的旧房子,谁住?谁反对,就让谁住!”其实,许多名胜古迹、传统建筑和文物古迹,就是在一些无知、迂腐和权力的任性下挟持下惨遭摧残和践踏。对名胜古迹而言,可怕也就在这里。当罚款对违法者来说无异于隔靴搔痒,当执法者或者地方管理者无视法律法规,打“擦边球”时,再严厉的法律也会犹如苍蝇给牛抓痒痒——根本无济于事。也才有了近30年来,全国消失了4万多处不可移动文物,而其中有一半以上毁于各类建设活动的尴尬事件。
 
  在城市发展和扩建的过程中,土地成为了最重要的资源,更是地方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。一些地方为了政绩,只得把历史文化传承的永恒魅力与经济价值相比对,当眼前利益倾斜,就只能不顾历史文化的真正价值所在。另一个方面,加上现行法律规定对损毁名胜古迹行为的处罚过轻,不仅毫无制约可言,更没有名胜古迹破坏后哪个领导干部为此承当责任,由此助长了违法者的嚣张气焰。
 
  一言以蔽之,要让损毁名胜古迹入刑的理想丰满,现实不骨干,除了每一个社会个体都能“主动”和“自愿”加入保护行列,更需要地方管理者在发展地方经济过程中,不能只考虑眼前的经济效益,而忽视名胜古迹保护的重要性,不能因为名胜古迹阻碍建设,就一拆了之,而应当想方设法加以保护。相信有了破坏名胜古迹违法成本的提高,再加上监管的给力,定能留住这些历史的印记,让优秀历史文化得以传承。
本文来源:肥城市汶阳镇人民政府网          http://www.fcwydj.com